三人斗地主规则
頂部圖片

中小文化企業更加渴望無形資產評估

2016-05-06
原創
862

    “輕資產、重創意、估值低、融資難……”伴隨著中國文化產業的快速發展,這些反映中小文化企業發展關鍵問題的詞語近年時常出現在各種場合中。近日,中國資產評估協會制定并發布的《文化企業無形資產評估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針對文化企業的特殊性提出了一系列無形資產的評估辦法,引發業界尤其是中小文化企業的關注。

北京典雅天地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創始人李典說,最近幾天的朋友圈被《意見》和解讀“刷屏”了。5年前,李典以小劇場話劇為切入點,創辦了這家以演藝產業為主營業務的文化企業。如今,典雅天地已從一家小型工作室發展成了在“新三板”市場掛牌的演藝企業。
改造上市、兼并重組、對接風投、銀行貸款……這些年典雅天地的資本運作可謂“豐富多彩”。在李典看來,這一切都是為了給公司尋找可持續發展的動力。“社會如何評估我們公司的價值,我們能否在資本層面獲得與未來價值相匹配的發展機遇,非常關鍵。”李典說。
事實上,估值低,一直是困擾中小文化企業進一步擴張的關鍵問題。“中小文化企業往往以無形資產為主,而這類資產的價值不確定性又很大。長期以來,外界對我們的價值評估有一種無章可循的‘迷茫’之感,這使得企業價值難以得到充分體現。”李典說。在他看來,大多數投資方對中小文化企業進行資產價值評估的時候,往往取決于投資者的個人主觀判斷,在不同程度上存在局限。“他們的評估行為有時候更像一種藝術,而不是一門技術。”李典坦言。
《意見》的出臺,讓諸多中小文化企業經營者眼前一亮。國家行政學院教授郭全中表示,相比之下,《意見》提出的辦法對文化國企改革更具指導意義,而對正處于成長期、高度需要金融支持的中小文化企業的缺少應有關注。
早在上學期間,王思坦、趙仁奇等就是學校里的“名人”,畢業后,這幾位熱愛影視、有志向的同學合伙創辦了北京葆鮮時刻影視文化公司,專注于網絡時代的影視內容原創。從早期的幾個人到現今的20余人,他們已在圈內小有名氣。為進一步發展,公司創始人王思坦這兩年接觸了很多投資者,有業內名人,有金融機構,也有同行企業,但最終的結果都不甚理想。“投資者大體分兩類,一類以業內人士為代表,他們往往想利用自身的資本優勢來掌控我們的企業,從而提出控股、收購等一些苛刻的投資條件。另一類以金融機構為代表,他們對影視行業了解不深,給出的價值評估結果也不夠理想。”王思坦說。種種困惑,困擾著王思坦和他的創業團隊,用他的話說,這個從“0”到“1”的過程是創業者最難的。
在北京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副院長陳少峰看來,當前中小文化企業與金融資本對接時,在估值方面存在兩大難題。一是中小企業的投資者往往具有“急功近利、急于變現”的心態,很難對企業的成長性作出科學評價。二是中小企業的無形資產評估本身就較大型企業有一定的劣勢,因此評估標準很難掌控。“同樣一個明星或創意作為無形資產,放在中小企業手里和大型企業手里所評估的效益可能完全不同。”陳少峰說。
相比很多文化創意企業,北京青藤文化創意有限責任公司的“命運”似乎沒那么坎坷。2015年,公司創始人費旭然在接觸了七八家投資方之后順利實現了首輪近900萬元的融資。“當時對我們的估值算是比較高的了。”費旭然回憶。有了資本的助力,青藤文化順利完成了主營業務的轉型升級和企業的股份制改造,現在正在醞釀下一階段的戰略動作。“事實上,當前中小型優質文化企業并不少,但真正能打造出自身品牌的卻不多。這需要企業的自身實力,也需要資本創造機遇。”費旭然說,“我們更希望在資產評估方面,盡快出臺規范性的行業標準,使中小文化企業的資產估值更加科學可信,為社會資本關注文化行業創造環境和條件。”
南京藝術學院副院長李向民說,《意見》在宏觀戰略上具有一定的指導意義,但要真正實現對廣大中小文化企業的普惠,還需看實施細則的出臺與落實。“一方面需要各個部委、有關部門高度重視,抓緊針對細分行業的文化企業無形資產評估設計出臺有關規定;另一方面則需要加快完善信用保障體系,創新金融對接模式,使無形資產的評估風險能夠盡可能降到最低,最大限度保證投資方和企業的共同利益。”李向民說。
聯系我們
電話: 0351-6585586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迎澤大街330號山西工美大樓5層
三人斗地主规则